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高层声音

[权威访谈·重点关注]

生物经济决定国家命运

——访清华大学国际生物经济中心主任王宏广
时间:2020-05-19 08:37:16  来源:今日国土  作者:柳忠勤 党立倩

  本刊讯(记者 柳忠勤 党立倩)日前,科学技术部中国生物中心原主任、清华大学国际生物经济中心主任、中国国土经济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王宏广就“生物经济与国家命运”话题接受《今日国土》记者独家专访。王宏广对生物经济、生物安全与立法、健康中国、疫后全球生物安全保障体系的建立等问题进行了深度分析和阐述。在谈到生物经济、生物安全与国家命运的关系时,王宏广说: 生物经济决定国家命运。
 


王宏广

 

  2000年,我调入科技部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工作,从那时起我就一直跟踪研究国内外生物技术、生物经济的发展重点、方向与趋势,研究生物经济、生物安全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我想从历史和当前两个角度分别谈谈。
 

  第一,从历史规律看,谁引领科技革命,谁就引领世界经济发展。
 

  人类历史上已经经历了三个经济时代。第一个时代是农业经济时代。根据英国著名经济史学家麦蒂森的资料,从公元元年到1820年,我国依靠先进的农业技术,经济总量排名一直是世界第一,约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4左右。可见,农业时代是中华民族引领的时代。第二个时代是工业经济时代。英国利用先进的工业技术引领了工业经济时代。第三个时代是信息技术时代,美国依靠对信息化硬件和软件的高度垄断,成为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

  按照康德拉季耶夫经济长波周期理论:人类近300年来,大致每60年左右出现一个经济周期。按这个规律,计算机从1946年开始,到2010年左右红利结束,所以美国IBM在把个人电脑业务出售给了联想集团。信息网络是上世纪80年代美国副总统戈尔提出建设国家信息高速公路时开始,估计到2040年左右会结束高速增长期。人工智能最早在1956年被提出,最长到2050年会结束。所以,2050年前后的经济增长点是什么?全球都在关注。
 


数据由宏战略提供

 

  未来的科技革命是什么?我们在2000年就提出生物技术将引领信息技术之后的新科技革命,生物经济是下一个经济增长点。2002年建议“像抓‘两弹一星’一样抓生物经济”,2003年提出“生物经济发展十大趋势”,2005年组织“首届国际生物经济大会”。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和科学家认同我们的观点,新冠疫情让世界各国更清楚地认识到生物技术将引领下一次科技革命,生物经济将是下一个经济增长点,是人类经济发展的第四次浪潮。我们在2006年就预测,生物经济的市场规模将是信息经济的10倍,现在看来是正确的,主要理由是,机械化、电气化增强了人的体力,信息化、智能化增强了人的脑力,而未来生物经济推动的“生物化”将直接延长人类寿命,“人活90岁成常态”,大多数人的健康生活、工作时间可能延长10年以上。按照2019年我国GDP水平,全国劳动者多工作一年就能创造近100万亿元。可见,延长健康工作时间,不仅能够大大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幸福指数,而且能够创造巨大的财富。可见,“生物化”不但能够像其它几次科技革命一样改造自然世界,而且还能够改变人类自身,其作用远远大于前几次科技革命。

  总之,中国引领了农业经济时代,英国引领了工业经济时代,美国正在引领数字经济时代,未来谁引领生物经济时代,谁将引领未来世界经济的发展,生物经济决定国家命运,不可等闲视之。
 


2005年首届国际生物经济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

 

  第二,从现实看,中国需要、也有可能引领新科技革命
 

  如果说前三次浪潮的引领者分别是中国、英国、美国,那么,即将到来的第四次产业浪潮将会由谁来引领?从目前全球生物技术创新实力看,美国仍然是下一次科技革命的引领者,论文、专利、人才、投入、产业等方面全面领先。我国已是第二经济大国,即使有新冠疫情等突发事件的冲击,我国仍然有望在2030年前后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历史上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都曾经引领过一次科技革命,我国要达到并长期保持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地位,必然要引领一次新的科技革命。我国已经成为有影响力的创新大国,经过未来30年的努力,我国将建成世界科技强国,有望引领或共同引领新科技革命。

  从国际生物技术、生物经济竞争的趋势看,美国、欧洲等许多国家政府都高度重视发展生物技术,全世界14个国家的领导人亲自兼任有关生物技术机构的负责人,推动生物经济的发展。生物经济已经成为决战未来的分水岭。从世界科技和经济发展规律来看,谁占据了科技中心的位置,谁就逐渐拥有经济实力、军事实力,政治影响力、文化影响力,生物科技将是核心。目前,全球约有26个国家的生物和医学领域论文超过了全部学科论文的一半。但遗憾的是,这26个国家中没有中国,我们在全球排第37位,生物和医学领域论文只占论文总量的30%左右。自四大发明中最后一个指南针的发明至今已经近900年,我们缺乏重大、原始创新,错过了机械化、电气化和信息化三次科技革命,正在追赶信息化的后半程,中国GDP占世界的比重由32.8%降至最低时的2%,2019年回升到16%,也只有最高时的一半,所以我们必须下决心把生物技术搞上去。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本再次失去一次新科技革命的机遇。当前中国科技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仍然很大,我们仍有可能再次与下一次科技革命失之交臂,这是我们的“危”。

  从“新中国70年GDP增长趋势”看,1949年我国GDP是466亿元, 2019年GDP达到99万亿元,70年的时间名义GDP涨了2125倍,创造了中国经济奇迹。改革开放之后40年更是出现奇迹,1978年到2018年涨了268倍。反观中国历史,1820年到1949年的129年,中国GDP只涨了7.2%,国民党执政的38年,GDP只涨了1.5%。这就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成就,也是我们可以引领第四次产业革命浪潮的信心所在。

  近10年来,我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在30%左右,而对世界科技论文、专利、科技投入的贡献接近50%以上,如此坚持下去,我国必然会建成世界科技强国。也就是说,2006年国家实施重大科技专项以来,中国科技迎来又一个快速发展的新阶段已成为世界有影响力的创新大国,13个科技创新指标中,我国有7个指标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创新数量不多的问题基本解决,创新质量不高成为主要矛盾。但应当指出,我国科技原始创新能力与美国等科技发达国家仍然有巨大差距,特别是在创新质量方面,有些差距短期内还难以缩小,我国还不是创新强国。如果美国对我国实施技术脱钩,中美科技差距短期内必然会拉大。但是,技术脱钩必然会激发14亿人的创新活力,只要我国坚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人才强国战略,更大力度地重视人才、支持创新,“像炒房地产一样炒科技,像捧明星一样捧科学家”,我相信,曾经拥有1000年“科举制度”、重视人才、重用人才的文明古国,必将成为新科技革命时代的科技强国、经济强国,我国完全有可能引领或共同引领科技革命,中华民族必将在生物经济时代重回世界先进民族之林。这必将是一个十分艰巨、充满激烈竞争的过程,但我始终相信,我国今天的创新条件与生态,远远好于“两弹一星”的特殊时期,这是历史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机遇,也是我们在新冠疫后世界大变局中最大的“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生物科技革命之后的科技革命,还不知道是什么技术引领,但肯定要等上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责任编辑:苏树芳
凡来源为“本站”或“今日国土”之类文章,未经《今日国土》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本站转载的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3323577/13691509505 QQ联系:970342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