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土文苑

【国土文苑】杨晓升:沁源绿

时间:2020-04-23 11:40:57  来源:今日国土  作者:杨晓升

  森林是大自然的名片,绿色是这张名片最耀眼的底色。

  人类生活最初依托于森林,进而离开森林走向更广阔的原野,开拓更崭新的疆域。而在获得日新月异发展和生活富足的今天,人类又开始回望绿色,向往森林。我也一样。

  此刻我就置身在国家森林公园、山西沁源县灵空山的原始森林深处,眼前植被茂盛,草木葳蕤,空气清新,鸟叫虫鸣。参天的古木将灿烂的阳光和湛蓝的天空切割成无数眩目的碎片,宛若天安门国庆大典的礼花正在高空纵情绽放,那绚丽的色彩和光晕令人眩目。我不由得闭上眼睛,贪婪地作着深呼吸,一次次让清新的空气和负氧离子冲洗自己的肺部,几近陶醉,思绪也不由自主漂至远古年代。

  人类的祖先,依赖森林栖息、取食、劳动,甚至用来作为防御敌人(其它动物)进攻的场所。树叶蔽身,摘果为食,茹毛饮血,钻木取火,刳木为舟,构木为巢,弦木为弧,剡木为矢,森林成为人类繁衍进化的发源地。人类在脱离森林后的社会生活中,仍然依附于森林资源,从中攫取森林财富,并依赖于林业创建了人类社会的文明。然而,人类对森林与大自然无节制的掠夺,也使森林资源枯竭的危机与日俱增,由此带来的危害正不断惩罚着人类自身。大规模的城市化开发,当代人对自然资源的过度掠夺和对物质生活的过度消费,城市里密集的人群,拥挤的交通,喧嚣的市声和日渐污浊的空气,每日每夜无不刺激着人类的神经,逼迫着越来越多的人渴望绿色,向往森林,回归自然,返朴归真。

  是啊,如今久居都市的人们,谁不想感受大自然绿树簇拥、花草环绕的美景?谁不希望能尽情呼吸森林里清新的空气、醉人的芬芳?

  以森林为代表的绿植对人类的好处,如今已经众所周知。

  据科学测定:每667平方米的树林每天能吸收67千克的二氧化碳,放出49千克氧气。每公顷森林每天吸收1000千克二氧化碳,产生730千克氧气。每公顷绿地每天吸收900千克二氧化碳,产生600千克氧气。一个成人每天需放出0.9千克二氧化碳,消耗0.75千克氧气,每人约需10平方米的绿地。树木覆盖的地面比裸露地面减少粉尘20%。每公顷杉林每年可吸附灰尘36吨左右。长期在森林中生活的人,很少患支气管炎、哮喘、肺结核等疾病。绿色植物不仅可以吸收、过滤放射性物质,而且还可消除生活中的噪声。实验证明,有树木的地区噪声比无树木的地区可减少10分贝以上。70分贝噪声通过40米宽的林带,可降低15分贝。生理学则提示:人在森林、花卉丛中静养,可以神清气爽,精神放松,心率减缓,血压、体温均相应降低,其综合效应可使人的寿命延长……

  ——森林如此有益,谁不向往森林呢?

  可反过来问,谁又能愿意远离都市、长期隐居于偏远的森林呢?

  这是一对矛盾,对任何一位现代人来说,恐怕多数人都难以作出两全其美的选择。但无论如何,现代人对绿色的向往,如今已经逐渐成为生活中的潮流与时尚。

  绿色是森林的底色,也是春天和生命的颜色。它象征着生命、复苏、活力、健康、平衡、和平与和谐。正因如此,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无数的文人骚客是那么的钟情绿色,讴歌绿色。

  单说唐诗的鼎盛时期,众多的诗人就争先恐后推崇过绿色,赞美过绿色。贺知章有《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高骈有《山亭夏日》:“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裴迪吟出《辛夷坞》:“绿堤春草合,王孙自留玩。况有辛夷花,色与芙蓉乱。”杜牧更是赋出《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提起绿色,人们或许首先会联想到江南春色,内蒙草原,大兴安岭莽莽葱葱的森林,恐怕很少人会将绿色与印象中黄土裸露、尘土飞扬的山西联系。然而,假若你有幸深入太岳山东麓的沁源,将会改变成见,因为那里有山西最美最眩的一大片绿。

  沁源也即沁源县,隶属于山西省长治市。地处山西省中南部,太岳山东麓,沁源县森林覆盖率超过56.7%,居山西省之首,是全国“油松之乡”,沁源也因此被誉为山西最绿的地方。

  2019年5月底,正值山西的初夏时节,我随中国作家沁源采风团,平生第一次来到沁源。

  沁源县为沁河的发源地,因沁河而得名。沁河为黄河的一级支流,属山西省境内第二大河流,仅次于汾河。沁河的主要出水源是王陶乡河底村后的二郎神沟。因沁源县境内多处有源泉涌出,不断汇聚壮大了沁河,因此沁源县有沁河六个源头的说法。

  真正置身于森林的时间只能是短暂的,我也一样。

  此刻,我徜徉在灵空山的密林深处,心旷神怡,流连忘返。萦绕在我身边的,依然是鸟语花香,蝉叫虫鸣,无数的树木像好客的主人争先恐后列队映入我的眼帘,不时向我微笑致意。

  姓焦的护林员是一位黝黑瘦小、却精明能干的中年汉子,他指着身边的树木如数家珍:我们这一带的天然林以油松为主,最有名的古油松是九杆旗,树龄近千年,已经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其他的树种有白桦、山杨、漆树、槭树、山柳等等,多着呢。仅国家珍稀濒危保护植物就有五种:胡桃楸、野大豆、刺五加、水曲柳、无喙兰。省级濒危保护植物有八种:漆树、膀胱果、刺楸、流苏树、锦带花、党参、桔根、文冠果。山林里的野生动物也很多,有褐马鸡、野雉鸡、戴胜、苍鹭、狍子、野兔、山猪、刺猬、獾子、狐狸、豹猫、金钱豹等珍禽异兽。其中最有名的是褐马鸡,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姓焦的护林员这么一说,我们都来了兴致,纷纷问哪里能见到褐马鸡?护林员说了声稍等,便快步穿越树木向山坡下走去,手里还假装抓着饵食四下寻觅,试图将褐马鸡引过来。我们很好奇,都小心翼翼、伸头探脑地跟在他后面,渴望能一睹褐马鸡的真颜。焦护林员边走边介绍说,他平时给褐马鸡喂食,就是这么招呼它们的,褐马鸡往往会成群结队而来,最多的时候会来一二十只,它们已经与我成为朋友。

  我们一行被吊足了胃口,数十只眼睛齐唰唰跟着他的身影,四下里不断寻找着褐马鸡的踪迹。但就像世间的许多事情一样,往往是你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或许是褐马鸡生性腼腆、也怕人多的缘故,焦护林员找了一会儿,四下里均不见褐马鸡的踪影,大概是褐马鸡听闻森林里忽然间来了这么多人,早就躲得远远的,故意跟我们捉迷藏吧。焦护林员有些歉意,但为弥补我们的遗憾,他掏出手机找出褐马鸡的照片和视频,甚至还调出手机里的录音放出褐马鸡鸣叫的声音。褐马鸡的叫声清澈悦耳,再看看它的照片和视频,红脸被白色羽脖围绕、映衬,小眼睛宝石般明亮,色彩各异的羽毛和孔雀一样五彩缤纷的长长羽尾,使它整个儿看上去如公主一般,举止优雅,气质高贵、不愧禽中珍品,沁源珍宝。

  没能目睹褐马鸡真容,我们有些遗憾,毕竟这是灵空山的动物珍宝。此时我们不由记起焦护林员介绍时说到的沁源植物珍宝、近千年的古油松九杆旗,纷纷嚷着去看九杆旗。

  穿过密林,沿着曲折蜿蜒的山路小道,我们来到灵空山圣寿寺后面的须眉山顶。山顶的岩崖处,一株粗犷高大、气势雄伟的古树鹤立鸡群,赫然耸立在我们眼前,那粗大的主树干拔地而起,半腰即派生、分岔出九支方向不同的树枝,雄纠纠地向天空挺拔。及至高处,茂密的枝杆松针高傲地四下展开,宛若甩出九面随风飘扬的猎猎旌旗,九杆旗因此而得名。九杆旗实际是一株古油松,2004年6月,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组织实地勘测立碑,碑文如此记载:“树龄600年,胸径1.5米,高45米,树冠幅34.6平方米,立木材积48.6立方米。”如此看来,九杆旗确实是名副其实的“油松之王”,因而载入当年的吉尼斯纪录。即便如此,当地人认为吉尼斯的记载有些保守,沁源县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2018年夏编撰的一本《灵空山》,书中的文字记载却显示:“九杆旗树身通高50余米,主干直径1.6米,树冠冠幅70余平方米,木材蓄积量近50立方米,树龄大约在800年以上,是中国油松中最壮观最奇特的巨松。”九杆旗古松一树成林、独树一帜,近千年来它像灵空胜境中的森林领袖,守望森林,俯瞰万物,向宇宙苍生昭示着生命的珍贵与传奇。

  在灵空山的森林防火瞭望台,我们登高望远,目光所至,灵空山松涛呼啸,绿浪翻滚,方圆数十公里,漫山遍野仿佛披着一张巨型厚重的绿色地毯,被无形的巨人不断抖动。在山西的土地上,这确实是一片难得一见、超乎想象的翠绿,这片源于灵空山森林的翠绿,绿得葱茏,绿得威武,绿得壮观,绿得耀眼,绿得意气风发生机勃勃。

  数百年来,这片沁人的翠绿滋养着沁源的土地,涵养着沁源的万物苍生,同时也浸润着沁源人民的性格与心灵,培养着他们勤劳勇敢、坚忍不拔、爱国护家的家国情怀。

  史书记载,沁源这片绿色的土地历史上也曾无数次遭受过外敌的入侵、洗劫与蹂躏,沁源人民也因而无数次经受过血与火的考验。但沁源的朋友不无自豪地告诉我,沁源历史上从未出过汉奸,即便在最惨烈的抗日战争时期也是如此,这在全国几乎绝无仅有,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也几乎令人难以置信。

  当地的史料白纸黑字,有着明白无误的记载:沁源是中国唯一个没有出过汉奸的县份。在抗日战争期间,沁源人民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们弃家别舍走入深山,把日军陷入一个“没有人民的世界”里,实现了“谁是最后的顽强者,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仅有8万人口的沁源,一万人被日军残杀和俘走不知下落,还有一万人参军或随军南下、成为新区的开辟者和新中国的建设者。但却创下了一项前所未有的纪录,沁源人,抗战时期硬是没有一人投敌当汉奸。

  当年延安的《解放日报》也发表《向沁源军民致敬》的社论,指出从日军占领沁源的那天起,敌人天天受到沁源军民的打击。“沁源,成了日寇坚甲利兵所攻不下的堡垒,成了太岳区的金城汤池。”“模范的沁源,坚强不屈的沁源,是太岳抗日民主根据地的一面旗帜,是敌后抗战中的模范典型之一。”了不起,沁源人,抗日不屈的精神高地,中华民族的忠骨脊梁。

  史料同时记载:抗战时期的延安《解放日报》,对沁源军民浴血奋战英勇抗日的报道竟然达到了百余篇,由此可见抗战时期沁源人民的壮举在全国抗战中的贡献与位置。

  沁源人不屈的民族精神,还感染了万物生灵,他们像沁源人民一样葆有绿色健康的心态和感天动地、可歌可泣的家国情怀。

  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太岳军区司令部旧址,沁源的朋友指着门口的一株高大杨树,不无自豪地说:“这棵也曾经历抗日烽火的杨树,当年一直守卫着太岳军区司令部,与抗日军民一样精忠报国。”说着他随手捡起树底下的一支小树枝,“咔嚓”一声折断,指着的横截面指给我看:“您瞧瞧上面是不是有一颗五角星?”我将信将疑,凑近却发现,树枝的折断面果真镶嵌着一个五角星。五角星虽然不是红色而呈浅绿色,但这已堪称奇迹。五角星其实是杨树枝的木质部分,木质是树木的吸水器官,木质被折断处呈五角星形状,我确实闻所未闻、更从未见过。看来宇宙万物,天地良心,心心相印。人间世事万物,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公道自在人心,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当年国难当头之时,沁源人民不畏强暴,英勇杀敌,保家卫国,就连杨树都与沁源军民同仇敌忾,同心同德。冥冥之中,莫非是公道天理对这片绿色土地的天然守护?

  拥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沁源人如今也与全国各族人民一样,奋斗在文明富强、民族复兴的现代化征途中。

  历史上,沁源除了拥有傲人的绿色资源,同时还拥有丰厚的矿藏资源,迄今为止沁源已发现的矿藏有18种,储量大的有煤、铁、铝矾土、石灰岩4种。煤炭总贮量128亿吨,可采贮量90亿吨, 是全国重点产煤县、山西省主焦煤基地县。铁矿总储量5800万吨,铝矾土储量1.5亿吨。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丰厚的矿藏为沁源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支撑。截至2018年末,沁源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122.97亿元,人均地区生产总值75099元,在山西全省119个县(市)中位居前列。然而,再丰富的资源,若只顾无休止开采,也总会有枯竭的时候。日渐富裕的沁源人在不断审视、反思、选择……

  如今进入新时代,沁源也与全国各地一样,秉持绿色发展的理念,坚定不移实施产业调整、生产结构转型。沁源这片绿色土地,如今到处都在实施乡村绿色振兴战略。沁源近年来因此也曾获“中国最具投资潜力中小城市百强县”“中国生态魅力县”“中国深呼吸小城100佳”“全国森林示范县”等称号……

  在位于沁源东北部的交口乡长征村,我亲眼看到他们正在打造的“三园”(即果园、花园、药园)和“三谷”(绿荫谷、生态谷、康养谷)。这是一个绿色突出,特色鲜明,充满生机与希望的村庄。在该村村头矗立的那幅《沁源合欢生态谷》平面布局图,其中一些地标特色创意名称就很吸引眼球:芍药园、拈花园、撒欢乐园、孙思邈文化园、百草禅意馆、百香云水间、梨花醉观景台、药王文化广场、百草茶加工车间、植物纯露提取车间、寿比南山禅修静养中心、“沁兰舒”天然植物护肤品体验馆。更多的还有各种中草药名字命名的花海,如柴胡花海、黄芪花海、莲翘花海……等等。该村村主任不无自豪地介绍,他们村仅中草药就达600余种,是名副其实的中草药村。

  俗话说靠山吃山,长征村靠中草药致富,既突出本村产业特色,又绿色环保,重要的是向四面八方的患者输送健康、造福于民。在该村“沁源县连翘产业协会”,办公室二层的护栏悬挂着这样醒目的巨幅标语:“村有特色产业,户有致富门路”。我不由赞叹,该村的发展真是知己知彼,号准自己的脉了!

  而如今的沁源,因地制宜,正致力于发展绿色农业、特色产业和生态观光旅游的乡村比比皆是。我亲眼见到的这类乡村,还有岭上村、龙头村、黑峪村……

  如此看来,绿色不仅是森林的底色,如今也是沁源经济发展的底色。绿色为沁源赋予了优美良好的生态,由此也为沁源奠定了发展生态旅游、绿色农业和以开发绿色产品为导向的特色产业。这既是大自然对沁源的恩赐,也是沁源人民在新时代的正确选择。

  花坡,是沁源除森林之外的另外张绿色名片。

  花坡位于沁源县西北部王陶乡,是沁源县一处著名风景区。这里平均海拔2000米至2835米不等,山坡平缓无崖,林木稀少,遍地生长着矮草类高山植物,是华北境内极为罕见的亚高山草甸、天然的优良牧场,面积蔓延万余亩。山顶坡度平缓,呈馍头形。据悉每年春、夏、秋三个季节,各种草花适时盛开,五颜六色,争奇斗艳,犹如花的海洋,享有“天然花园”之美誉。相传隋朝末年,唐王李世民率军路过此地,见万紫千红,不禁随口说道:“好一个花坡!”花坡由此而得名。

  我们慕名来到花坡、爬上花坡。

  时值初夏时节,花坡下的沁源大地已是热气渐升,各种植物长势渐盛,绿色沁源已经呈现生机勃勃、绿荫葱茏的景象。而此时的花坡虽也天高云淡、阳光普照,却凉意未尽,厚厚的草甸仍睡眼惺忪,懒洋洋地或闭目养神,或伸着懒腰打着呵欠,漫不经心地驱赶着身上的懒意和冬的气息。花坡的草甸,又密又厚,或柔或梗,踩上去,几乎深至膝部,宽厚柔软得像覆盖于山坡上的巨型棉垫。此时的草甸虽然大都仍呈暗黄色或黄灰色,但毕竟春天已经来临,或绿或黄,或红或紫,或白或粉的花草此刻已经不甘寂寞渐次开放,探头探脑四下顾盼,好奇地打量着天空与大地。放眼望去,巨型的草甸在蓝天白云和灿烂的阳光映衬下,如一幅工艺精美、制作优良的巨幅锦绣,熠熠生辉,美仑美奂,光彩夺目。

  我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一幅花坡的美好图景,不也象征着绿色沁源未来的美好前景吗?

  2019年6月9日完稿于北京房山绿城百合公寓

  原载:《青年作家》2019年第8期,漓江出版社《2019中国年度散文》收录

  作者介绍:杨晓升,男,广东省揭阳市人。现任《北京文学》月刊社社长兼执行主编,编审,曾获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评选的“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称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著有长篇报告文学《失独,中国家庭之痛》等各类作品250余万字。长篇报告文学《只有一个孩子》曾获2004年正泰杯中国报告文学奖和第三届徐迟报告文学奖,《中国科技忧思录》获新中国六十周年全国优秀中短篇报告文学奖,《失独,中国家庭之痛》获首届浩然文学奖。近年所著中篇小说《红包》《介入》《身不由己》《天尽头》《疤》《病房》《宝贝女儿》《龙头香》等被多家报刊转载或入选多部年度优秀作品选本,出版中短篇小说集《身不由己》《日出日落》《寻找叶丽雅》等。中篇小说《龙头香》获第二届“禧福祥杯”《小说选刊》最受读者欢迎小说奖。

  原载《青年作家》2019年第8期)

责任编辑:梁晓勇
凡来源为“本站”或“今日国土”之类文章,未经《今日国土》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本站转载的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3323577/13691509505 QQ联系:970342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