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土文苑

著名诗人边国政为《横槊长歌》作序

时间:2020-05-14 14:12:05  来源:今日国土  作者:边国政


  十多年未见的单文忠忽然来访,手捧一本厚厚的打印稿,说是刚完成的一部书稿,想让我写序。写序是件难为之事,我轻易不敢承揽,或者嘴上应允了,最终又食言于人。论交往,单文忠之请不便拒绝,送走他之后,断断续续地读完书稿,发现这部《横槊长歌》并非应景之作,也不是泛泛之言,确实是一部该写之书,主人公龚武振同志确实是一位值得大书特书之人。

  《横槊长歌》是一部小人物的传记。

  《横槊长歌》是一部大时代的史诗。

  1930年4月10日,龚武振生于河北省晋县(现晋州市)一个贫农之家,1943年参加八路军,在冀中随部队开展敌后游击战,抗战胜利后由八路军转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参加过承德保卫战、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衡宝战役、粤桂边战役、广西剿匪,1952年赴朝鲜作战,回国后又参加了西藏平叛和中印自卫反击战,期间光荣参加了新中国第一次国庆大阅兵活动。他先后担任过班长、排长、副连长、连长、加强连(尖刀连)连长、营参谋长、副营长、师教导营营长、公安部队某独立团参谋长、副团长、内江市电信局局长、内江市人民武装部政委、石家庄供电局副局长等职务,1955年获授大尉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校军衔,曾荣获国家独立自由奖章、解放奖章,1989年离休,享受司局级待遇。

  检视龚武振同志的履历,不难看出,他远不是传奇式的人物,比起在影视剧中屡见不鲜的军旅英雄,他的经历未免太平淡了。然而,正是这种“平淡无奇”,才使得他的经历更具有无比广泛的典型意义;正因为缺少了“传奇性”,才传达出更加令人信服的真实性。了解了龚武振,就了解了革命队伍中的大多数人。给龚武振同志立传,就是给每一个革命者立传,给一类人、一代人立传。《横槊长歌》这本传记,让我们这些未曾亲历的人更清楚而信服地认识了那段历史,从而对龚武振这样以热血和生命创造那段辉煌历史的前辈肃然起敬,永不忘怀。

  龚武振的革命生涯找不出多少“戏剧性”,在革命的洪流中,他只是一朵不起眼的浪花。命运对他最大的眷顾,就是在他不满14岁的时候遇到引路人,带他“弃筐从戎”参加了八路军,成为中流砥柱中的一分子,成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让他平凡的人生,远离平庸。他的革命生涯,没有“出类拔萃”的机会,但是也不曾遭遇“飞来横祸”。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未受过多大冲击,甚至在“十年动乱”中也躲过了惨烈的批斗。战斗中唯一一次重伤,也幸运地与死神擦肩而过。像他这样身经百战而能保全性命和身体者,称得上是个奇迹。他的人生没有大起大落,不知是性格决定还是命运使然,他总是不冒尖也不落后,不左顾右盼也不瞻前顾后,分不清是他推动潮流还是被潮流裹挟。总之,他一直未偏离历史的洪流,做到了“与时俱进”。这样的人生不值得大书特书,这样的人不值得后世景仰吗!

  如果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座辉煌的大厦,那么龚武振这样的革命者不是大厦的飞檐梁柱,而是大厦埋在地下的基础。当我们瞻仰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时,我们崇高的敬礼,不仅朝向那巍峨高大的碑身,也给予厚重坚固的底座。这底座正是由千千万万龚武振们的信仰和人生夯筑而成。

  公元200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庆典,龚武振同志作为供电系统抗战老兵代表获得邀请,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国家电网公司主要领导亲自为他佩戴纪念奖章,这样高规格的礼遇,充分表明党和政府对于抗战老兵的关爱。

  国网石家庄供电公司作为龚武振同志离休时的供职单位,慧眼识珠,决定为龚武振同志著书立传,并指派在中国电力作家协会小有名气的单文忠同志执笔完成,于是便有了这部26万字的泱泱巨著。

  称之为“巨著”,不是谬赞。

  作者单文忠对于龚武振同志先后面对面采访52次,热线沟通达数十小时,获得了大量的文字和声像文献资料。由于采访的认真和详尽,作者与传主的关系达到了声气相和情意相通的地步。在传主口述材料之外,作者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包括历史档案,一些部队的战史,个人的回忆录和将帅传记。这些功课做足了,写起来才左右逢源、挥洒自如。作者在行文和布局上颇费心思,传主龚武振是个下级指挥员,参加过的战役和战斗他都是个行动者而非策划者。如果作者的目光只局限在龚武振所在连排的行止上,则无疑于“盲人摸象”,难免以偏概全,所以作者总是写到龚武振的同时,兼达全团、全师乃至整个军团的态势。尤其是“链接”的运用,产生了以少胜多的效果,极大地增强了视野的立体感,提高了作品的史学价值。

  一部成功的传记,立传者必须对传主有真挚而强烈的情感。这样才能不厌其烦地搜罗尽可能多的素材,同时又要具备学者的严谨和哲人的客观。惟其如此,才能对掌握的素材做出精当的取舍和恰当的发挥,从而让传主的生平真实、合理,丰满而生动。

  一部传记的成功,作者的文字功底也相当重要,这一点单文忠游刃有余。1988年,因为文字的缘由,我与单文忠相识,成为我工作上的助手。在由我主办的“中华青少年文学夏令营”活动中,负责审阅文学稿件和编辑图书等工作,长达10余年。1995年我推荐他加入河北省作家协会,后来又加入中国电力作家协会。“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数十年耳濡目染,遣词造句、谋篇布局、状景抒情等手段,在《横槊长歌》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高处着眼时指天画地,呼风唤雨,如将帅点兵,运筹帷幄;低处落墨时烟云生动,绘声绘色,如妙手逸笔,身临其境。作者对于素材的熟悉和眼界的宽阔,在表现时大开大合突上突下,让读者避免了阅读疲劳,丰富了阅读体验,增加了思想收获,让传主龚武振看似平淡的经历映衬于宏伟壮观的大背景下,传达出一个道理:人,推动了时代,时代造就了人。由于时代的伟大,所以参与这个事业的人就是英雄。

  《横槊长歌》不仅是一部革命传统教育的生动教材,是国家电网公司企业文化建设的丰硕成果,而且在文学和史学领域,也堪称传记文学的一朵奇葩。

  今年4月10日,是龚武振老人的90岁生日,像他这样的老革命仍然健在的人越来越少,作为重大历史事件的亲历者,他们口述的历史资料弥足珍贵。《横槊长歌》这部书的完成,可以说是对于十分珍贵的历史人文财富所做的抢救性的发掘和整理。策动此事的石家庄供电公司和完成书稿的单文忠同志,做了一件功在当世、利于千秋的好事。

  龚武振同志1943年入伍,1948年入党,数十年如一日,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国家的建设工作,只知奉献,从不索取,把自己入党时的誓言完全融化在血液中,终身落实在行动上,让自己成为一个“纯粹的人,高尚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由这样的人组成的中国共产党,由这样的人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由这样的人组成的中华民族,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还有什么敌人不能战胜,还有什么目的不能达到,还有什么梦想不能实现呢。

  龚武振们伟大!

  龚武振们不朽!

责任编辑:梁晓勇
凡来源为“本站”或“今日国土”之类文章,未经《今日国土》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本站转载的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3323577/13691509505 QQ联系:970342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