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旅游

硬朗而柔美的雄安:一座有历史有文化的“未来之城”

时间:2019-06-15 18:24:40  来源:今日国土  作者:梁晓勇
提到京津冀协同发展,势必令人联想到北京的“新两翼”——雄安新区与北京城市副中心。所谓“心飞恨身不生翼”,世人无不期待北京“两翼生风”,借助双翼展翅高飞。

说起推动雄安新区建设,我们最耳熟能详的是“战略定位、战略布局、高质量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以及“疏解、格局、统筹、管理、智能、管控、网格化、信息化、精细化”等等“硬词儿”。

事实上,雄安不仅具备雄浑的硬朗,更是一处有着柔美内涵的所在——雄安的往昔,渊源着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其源远流长的文脉令人叹为观止。

而未来的雄安新区,将通过恢复和传承历史文脉肌理,置入新的城市文化元素,提升这座“未来之城”的文化魅力,以水城共融、蓝绿交织、文化传承展现她作为新兴旅游城市的历史文化底蕴和独具风采的魅力。

水润雄安  沧桑哲人

雄安新区环抱的“华北明珠”白洋淀,水域辽阔,物产丰富,水乡文化浓郁而深厚。

孙犁先生的《荷花淀》勾勒出一幅清新淳朴、诗情画意的北方水乡图景。小说选取白洋淀的一隅——荷花淀,表现了农村妇女温柔多情,坚贞勇敢的性格和精神。

白洋淀上承九河之泽,藏风聚气,下通海河之津,浪远天澄,孕育了北方特有的水乡文化。这颗璀璨的华北明珠,其实是一位历经沧桑的哲人。

泰和八年(1208年) ,新安(今安新县)始为州治,白洋淀区成为畿辅要地。

白洋淀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景观符合金朝统治者猎雁捕鹅、“春水”练兵的传统,据史料,金朝第六位皇帝金章宗先后18次“如春水”,其中14次驻跸白洋淀畔的建春宫。金章宗如此重视白洋淀,体现了统治者安抚汉人、民族交融、稳定统治的意愿。

明代前期,燕王朱棣南下夺取皇权,多次战役以白洋淀为核心展开,赵北口月漾桥一战最为著名。

明清以降,皇帝都比较看重白洋淀的地位。清代,白洋淀作为畿辅关钥之地,淀区治理关乎社会安定、民心向背,更关乎京师稳定和全国局势,因此,皇帝与百官经常来此奉慈行孝、拜谒祖陵。

康熙五年(1666年),开始兴修白洋淀地区的水利治理工程,朝廷多次拨款筑堤。康熙朝在治理白洋淀时,先后围绕白洋淀兴建了四座行宫,以便皇帝在这里举行水上围猎活动和巡视白洋淀时驻跸。

乾隆时,保定南关舟船云集,经府河,穿越白洋淀,直达天津,之后津保之间往返通航两百年,对城乡贸易、物资交流、经济繁荣起到了很大作用。

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在白洋淀的所作所为,无不展现出哲人深谋远虑的叙事风格。

历史雄安 源远流长

雄县、容城、安新三县及周边部分区域被囊括在雄安新区规划的范围之内。这三个县都有着悠久的历史:雄县早在汉代就有县城,容城也是汉代置县,安新县1914年由安县与新安县合并,两县设县史亦可追溯到宋代。安新县古城安州的“陈氏三进士”和容城县的“容城三贤”在历史上留下诸多佳话;雄县是当年的军事重镇,曾在抵御外族入侵时发挥过重要作用。

安新县的“皇家情缘”。安新县境内,曾经有过两个州县:一个是新安县,旧时也称渥县,其治所位于安新县北部、今日安新县政府所在地,另一个则是位于西部的安州,旧时也称葛城,其治所在今日的安州镇。“安新”二字正是新安和安州这两个地名的合璧。

新安县和安州都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新安县志》载:戾太子是汉武帝的太子刘据,和太子有过节的大臣江充唯恐武帝驾崩后会被诛杀,便在武帝面前污蔑太子。太子得知此事后欲率兵讨伐江充,而江充却状告太子意欲谋反。武帝信以为真,发兵讨伐。太子兵败而逃,在新安县躲避了一段时间后,却没想到行踪暴露。新安县令史李寿便率领手下对太子进行围捕。太子见大势已去,只得上吊自尽,而太子自杀之地,便是今日安新县西的涞城村。

安州(如今的安州镇),同样是一座历史名城。在清代的《安州志》中,就提到了“濡阳八景”的说法。据记载,八景之一的“易水秋风”有一座秋风台,为燕太子丹送别荆轲之处。

古城安州,历来文脉绵延不断,人才辈出。宋代至清代,安州共有30多名进士,在这些进士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是安州“陈氏三进士”:陈德荣、陈德华、陈德正三兄弟。陈德正在家乡安州的书院教书,培养了大批人才。陈德正后裔陈士骅(1905-1973),是中国著名的水利工程学家、教育家。1949年后,陈士骅任北京大学工学院代院长、清华大学副校长等职,同时他还是一位诗人与画家。

雄县曾是宋辽边陲重镇。雄县位于白洋淀东部,东部与霸州相邻。关于雄县,有不少故事。明代成书的《杨家将演义》经常提到“三关”这个词,其中之一的“瓦桥关”便位于今日雄县。

容城县在安新县北,其南面紧邻白洋淀。秦朝在这里设置郡县,名为宜家,属上谷郡。容城之名始见于汉代,据《容城县志》记载,汉景帝中元三年(前147年)封匈奴降王徐卢为容城侯,是为容城侯国。容城历史悠久,人才辈出,最著名的就是“容城三贤”:元初大学者刘因、明代名臣杨继盛、明清之际的鸿儒孙奇逢。

此外,雄安的南阳遗址、上坡遗址、留村遗址、宋辽边关地道以及红色文化遗产,都是厚重历史的记载。

文化基因 焕发青春

历史和文化是一座城市特有的文化基因,能生动体现出城市的文化传承,历朝历代的文化遗产记录着岁月的沧桑。

责任编辑:梁晓勇
凡来源为“本站”或“今日国土”之类文章,未经《今日国土》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本站转载的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3323577/18600818048 QQ联系:970342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