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要闻发布

坚守生态底色 描绘发展图景

时间:2020-06-30 13:57:49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李风 胡盛东 张莉 张浩

  夏日走进浙江乡村广袤的田野,绿意盎然,色彩缤纷。这片土地,处处都有国土整治的印记。1998年,浙江土地开发整理起步,10年建成了1500万亩标准农田;2009年,全省开启农村土地综合整治,8年补充耕地147万亩;2017年以来,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全面展开,为绿色发展书写着新答卷。

  2005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安吉县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15年来,浙江积极践行“两山”理念,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实现空间重构、山河重整、乡村重生,走出了一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整治之路。

  生态治理现萌芽,“两山”理念渐入心

  义乌市佛堂镇的一片农田,绿树挺立在田间干道两旁,清水流淌在田边水渠。

  19年前,佛堂镇生态土地整理楼靖畈示范区项目启动,项目的选址、规划设计、施工都引入了生态理念,实施了生态板、沉土坑、生态孔等工程。2003年5月,楼靖畈项目竣工,建成标准农田3565余亩。2004年,相关部门测定,与邻村相比,该示范区蛙类动物每亩多32只,蛇类多0.25条,以最小的生态环境代价达到了耕地增加的目的。

  2018年,义乌市向西60公里的金华市婺城区,启动了石道畈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这片低丘缓坡被分为农田、建设用地、生态修复3个整治区,其中农田整治区分布着1600个梯状田块,每个田块约有3亩。项目引入生态挡墙、海绵农业等生态施工工艺,一道道田坎由生态毯、生态挡墙组成。覆盖地表的生态毯可防止水土流失,生态挡墙则用生态砖铺就。“田坎通过生态砖、生态毯联合支护,保证了土壤与水、空气的交互作用。”浙江省第三地质大队施工人员说。

  有一块田有3口观察井,据介绍,井下原是水塘,后来因地制宜铺设透气防渗砂层,建造硅砂蜂巢结构,形成了保鲜除臭的“隐形水库”。“‘隐形水库’丰水期蓄雨水,枯水期放水,可解决约100亩田地水源不足的问题,实现了水资源循环利用。”

  “近20年来,我们的生态整治意识从模糊逐渐走向清晰,生态整治工作从不自觉转向了自觉。”金华市国土整治中心负责人说,“七山一水二分田”的浙江,在“两山”理念指引下,土地管理工作确立了吃饭、建设、保护生态一起抓的思路。

  “一直以来,全省就是按照这个思路开展国土整治的。”浙江省国土整治中心主任沈国明介绍,为加大生态空间保护力度,规范推进低丘缓坡土地开发,2011年,浙江出台了严禁将坡度25度以上的林地、省级以上生态公益林、自然保护区等垦造为耕地的“六严禁”措施;2015年又增加了4个区域,划出了10个严禁垦造范围;2018年,浙江进一步严格生态保护,禁止在涉林以及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敏感区和脆弱区、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等区域垦造耕地。

  国土整治方式转,美丽山水再焕新

  农田需要整治,乡村空间也需要修复、治理。在浙江的不断探索中,“国土整治+”模式应运而生,改变了过去就造地而造地,就建设用地复垦而复垦的状况。

  浙江各地,纷纷聚焦生态短板,做好“加法”——结合“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和“三改一拆”“五水共治”“清洁田园”等专项行动开展国土整治,形成一个统筹涉农政策、整合农业农村发展项目和资金的生态建设大平台,让乡村更靓、田更美、水更清。

  通过国土生态整治,废弃矿地上建起了美丽家园。例如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挖矿的德清县洛舍镇东衡村,矿山曾经多达18个。开矿让东衡人富裕了,也导致当地环境越来越差:“炮声一响,尘土飞扬,河水脏兮兮,村在山河破。”东衡村党总支书记章顺龙介绍,为此,东衡村关停全部矿山,但留下了3000多亩坑坑洼洼的废弃矿地。

  “是农村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救了东衡村。”张顺龙说,东衡村在区位优势比较明显的废弃矿区建设钢琴众创园,将条件较好的废弃矿地复垦成良田,在交通便利的废弃矿地建立新村……

  几千亩废弃矿地重焕生机,东衡成为美丽乡村精品村。如今,新增的千亩良田再现“喜看稻菽千重浪”的场景,农家小墅与高层公寓掩映在绿树丛中,东衡钢琴众创园矗立起一幢幢标准厂房,已有20多家钢琴企业进驻……

  而在嘉善县西塘镇新胜村,通过国土生态整治,废钢市场变身美丽田园。来到新胜村,一条公路穿村而过,两侧农田一望无际,长势喜人的田间作物,成为靓丽的风景。

  3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占地600余亩的废钢市场。市场沿公路两侧而建,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形成,最多时有1126家小企业进驻。废钢市场逐步发展壮大,当地环境却是一派嘈杂景象。西塘镇副镇长林如初这样描述:公路车水马龙,尘土满天飞扬;钢铁碎料遍地,过往车辆常爆胎;机器轰鸣,噪音刺耳,说话靠吼。

  针对环境“脏乱差”,产业“低小散”的窘况,从2018年开始,西塘镇逐一清退市场企业,退“钢”还田,复垦后的土地与周边耕地连成一片,形成总面积1500亩的美丽田园。

  国土生态整治同样也恢复了“水”的生机,让曾经受污染的河道成为“最美家乡河”。

  两岸青山如黛,一条绿水潺溪。这条绿水是开化县境内最大的河流——马金溪。

  马金溪流经音坑乡下淤村。多年前,这里河道采砂泛滥,约2公里长的下淤村段河道内,有1.5公里在采砂,河道一片狼藉,水环境遭受污染。面对水生态逐渐恶化的状况,下淤村全面禁采砂石,依托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平台,实施叠石干砌、泥沙夯实护岸、植树绿化等生态工程,治水造景。

  整治后水清岸绿的马金溪,成功跻身浙江十大“最美家乡河”。下淤村更是借景生财,划出一片水域开发水上项目,年营业收入达到50万元左右。“今年五一期间,虽受疫情影响,游船营业收入仍达到6万元。”该村党支部书记叶志廷笑着说。

  随着整治方式改变,全省国土整治+美丽乡村建设、国土整治+现代农业、国土整治+乡村旅游等模式……纷纷呈现,激发了乡村振兴新动能。

  生态整治再“加码”,开启系统治理新时代

  2017年,浙江首个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和生态修复工程,在杭州市西湖区双浦镇实施,开启全省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新时代。随着全省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三年行动的实施,浙江迈入了统筹推进耕地保护、改善农村生态环境、助推乡村振兴的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新征程。

  双浦镇灵山村,三面环山,游客沿着一条整洁的村道,就能走入绿草如茵、花繁叶茂的“清风山房”,这可是许多年轻人向往的“网红地”。

  谁能想到,灵山村曾经村道狭窄路不畅,私搭乱建电线多。“我们痛下决心,拆除违章建筑近400间、2万多平方米。”灵山村党支部书记郑希敏说。

  乘着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东风”一举变美变好的不仅是村容村貌,还有乡村振兴的新空间。杭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西湖分局副局长黄志航介绍,在双浦镇,为解决耕地利用碎片化、村庄用地无序化等问题,优化农村生产、生活、生态空间,该镇开展拆违控违、田园清洁行动,拆除各类违法建筑121万平方米,拆除甲鱼塘1万亩,复垦土地3.1万亩;治水剿劣,打通10条断头河,11条劣Ⅴ类河道全部“摘帽”;推进矿山治理,生态复绿6.4万平方米,平整出可用土地1400余亩;垦造水田,新增水田1000余亩。

  遭受破坏的耕地恢复了,农业产业项目纷纷落户。浙江蓝城双浦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一口气租赁了2800多亩土地,既开发农事体验项目吸引游客,又种植小麦等粮食作物。

  在杭州百盛精准农业有限公司精心培育的一处花卉园,穗花牡荊、风车茉莉等五六种植物在微风中摇曳。拥有智慧农业梦想的百盛农业,利用承租的5000亩土地,正在建设国际兰科产业基地、智能园艺产业基地、生态循环水应用示范基地等项目。

  “双浦通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农民收入翻倍甚至数倍增长,村集体经济收入大幅增长,消除了经济薄弱村。”黄志航说。

  据了解,浙江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启动3年多来,全省实施410个工程,涉及1436个行政村,整治面积1140万亩,复垦农村建设用地17万亩,土地整治共产生补充耕地数量指标32万亩、水田指标24万亩。同时,通过整治改善了农田生态,保护和恢复了乡村生态功能,保持了乡村自然景观。

  “两山”理念,浙江15年来一以贯之,使其日益深入人心,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已成为国土整治厚重底色。浙江打造的现代版“富春山居图”,正随着农田集中连片、建设用地集中集聚、空间形态高效节约、生态环境良好的国土新格局的建立完善,徐徐展开。

责任编辑:苏树芳
凡来源为“本站”或“今日国土”之类文章,未经《今日国土》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本站转载的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3323577/13691509505 QQ联系:970342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