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旅 > 特别推荐

【散文】柳忠勤:万掌滴翠

时间:2021-09-29 12:02:37  来源:今日国土  作者:柳忠勤
分享到:

  手里捧着一本书,眼睛盯着一段话,脑海呈现一片美景:“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替河山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

  书的名字叫《开国林垦部长》,书的作者叫李青松。青松是我的挚友,更是著作等身的著名生态文学作家。这段话,出自于梁希部长在共和国新政协会议上的精彩演讲。二零一四年九月,当我第一次读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就为共和国首任林业部长的这段话喝彩:七十二年前,当新中国还是满目疮痍、四亿多人还在为吃饭穿衣发愁的时候,梁部长就发出如此感言,高瞻远瞩,不能不让人敬佩。

  七十二年后的今天,当我扎在一群作家堆儿里,从祖国的心脏乘着飞机穿云破雾采风普洱,来到万掌山参加亚太森林组织可持续经营示范暨培训基地启动仪式的时候,我首先就被这里的绿惊呆了——

  云南,我到过不少地方:昆明、丽江、版纳、临沧………,看过不少美景:丽江古城的风情,玉龙雪山的雄俊,莽莽石林的奇特,五百滇池的浩瀚,翁丁老寨的异美,曼听公园的新巧………欣赏过许许多多云南的绿,有深的、浅的、明快的,有偏黑、偏黄、朦胧的,也有深浅不一混合的………但唯独这万掌山的绿,恰似在云雾之中流动,流进我的眼晴,流入我的胸膛,让我怦然心动。尤其是雨后初晴,徜徉于万掌山的林间小径,迎着散碎的阳光抬眼相望,四面八方的绿色迎面扑来,那种水淋淋、鲜嫩嫩的绿,满目滴翠,绿得耀眼,绿得透明。我以为,这种绿色,在画家的调色板上是很难调出来的,只要见过,便很难忘却。

  “北有旺业甸,南有万掌山。作为亚太森林组织、亚太森林网络管理中心精心打造的两大可持续经营示范暨培训基地,尤其是万掌山二十八万亩林场的建设和保护,梁部长的这段话就是我们的始终遵循。”亚太森林网络管理中心副主任夏军如是说。

  亚太森林组织森林可持续经营示范暨培训基地启动仪式在大山环抱的一片青翠碧绿的草地上隆重举行,听完各级领导的精彩演讲,我追随作家朋友们的脚步,一头扎进绿色的海洋,顺着林间小路,踩着鹅卵,迎着溪流,踏着石階,急火火的奔向森林深处,一心探寻万掌绿色的奥秘。

  “柳老师,您慢些走,小心脚下路滑!”一个十分热切的声音从后面飞过来,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刚才认识的云南林科院张主任。张主任健步如飞:“柳老师,我们这里的绿色很养眼吧?”见我频频点头,张主任接着说:“万掌山的绿来之不易啊!当年,我们林场五十名职工管着五十万亩山林,主要干的活儿是防火护林,也开展一些多种经营。那时候,林场很少有人来。现在这里热闹非凡,每到周末,普洱以及临近几个城市的居民们三五成群、携家带口蜂拥而至,来这里享受“绿海明珠”“天然氧吧”,这真得感谢亚太森林组织把我们林场选为实践基地以及随之开展的“亚太地区增绿行动”。二零一七年以来,亚太森林组织先后投资三千多万,指导我们开展森林抚育、封育管护、人工造林、林下资源培育、基础设施与森林防护体系建设以及生态旅游,同时,以小湖为中心,在几条山沟修了公路、盖了木屋,成为集持续经营、培训交流、森林康养、文化体验多种功能为一体的示范小镇,人们来了,能吃能喝能玩能住,现在每到周末,小木屋里飞出来的笑声不时骚动山林,连喜鹊、百灵都出来伴奏呢!

  万掌山属于顶级植被季风性常绿阔叶林,绝大部分为强阳的思茅松,三分种七分管,清理、打坛、回坛,连续三年除草,实事求是的说,万掌山的绿,是一代又一代万掌林场人的心血和汗水浇灌出来的!”

  “开一饼茶,放在紫砂罐里醒起来,只为了等待那久违的惊喜”。作家釆风团下榻的木屋座落在大山深处的山涧里,推开前门是绿,拉开后窗也是绿。晚间,一些作家朋友们钻出木屋,披着灯光下的盈盈绿色,沿着潺潺溪流聚拢到一张长方形餐桌四周,餐桌上,一盅盅香气四溢的柏木春茶早已摆好。茶主人说,这是他几天前就开了饼的,为的就是等待我们这些能够笔下生花的贵客。

  由此我想到了云南的另外一个地方,临沧市的双江县。双江有一个全国第一长的县名:“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双江有一个名闻天下的冰岛村,“冰岛牌普洱茶”全国最贵,巴掌大的一盘高达一万六千八。冰岛村是中国囯土经济学会的党支部共建单位,为此,我们曾经多次到高居于群山之中环境秀美的小山村调研。陪同我们的冰岛村党支部书记周顺明指着一棵枝叶繁茂的茶树对我们说:“这棵茶树叫冰岛王子,每一片茶叶值一百块呢!”谈话间,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双江还有一位黑里透红的彝族女副县长,她的一句话更是硬硬的砸在我的心里:“所有的普洱茶,凡是上些档次的,都要添加我们双江的大叶茶!我们的大叶茶,是普洱茶的味精!”

  “是这样吗?”我就此请教眼前陪我们喝茶,快人快语、满腹茶经纶的张先生。张先生付之一笑:“茶马古道的起点就在我们普洱,换句话说,是我们普洱的绿滋润了茶马古道,您说,最好的茶叶能在别的地方吗?哈哈,哈哈哈……”

  “老师,早上好!”我推开门,伴着眼前扑来的满目绿色,一张笑靥如花的俏脸儿迎了上来:“老师休息的可好?”“好好,一觉天亮!”“好啊老师,大城市里来的客人都说我们这里负氧离子含量高,可以深呼吸,因此,来到万掌的客人都能睡个好觉!”

  如花的笑脸,甜蜜的问候绽放了我的好心情。我打开手机收藏夹,点出豫剧名家刘忠河先生的“打金枝”:“有为王,那个坐江山……”,悠哉悠哉,迎着绿水青山,顺坡健步而去。

  晨曦的阳光柔柔的撒在山峦之颠,那緑色显得越发青翠、耀眼。远远望去,那厚积着的绿,此起彼伏,松松的皱缬着,恰似飘逸的少女裙摆,又如清清的温润碧玉,滑滑的明亮着。拐过一道弯,我驻足路边,静心仰望一杆青竹。竹子碗口粗,翠绿的枝叶簇拥着墨绿的枝杆直刺蓝天,高的让我昂首也不见竹梢。我轻轻一拍竹干,哗………,一阵雾水伴着阳光飘然而下,柔柔的、凉凉的、甜甜的,在雾水的背景中,有翠竹斑驳的绿做景深,又有阳光的七彩环绕,翠绿的醉意,雾水的甘洌,唤醒了意识的快感,立马浑身清爽。

  移步前行,路过古朴典雅的接待中心,木楼门前,两位身着工装、精神抖擞的小伙子大远的就笑着迎了上来:“老师早上好!”“早上好小伙子们!”“上山散步啊?”“我想到咱们基地广场走一走。”“那您往前走,上坡再左拐就到了!”

  还有什么比晨起的阳光、灿烂的笑脸更能拨动心弦的呢?我心里感叹着,眼眶湿湿的。心想着、脚动着,眼前豁然开朗。诺大的基地广场,群山环抱一池碧水,蓝天白云走在天上,映衬着山脚下几十橦颇具民族特色的精致木屋群:蒙古屋、尼泊尔屋、泰国屋、缅甸屋,民族风情园、文化创作园……,亚泰森林组织成员的三十一杆旗帜高高飘扬,构成了一幅绝美的山水风情图。我举起相机、屏住呼吸,精心扫了几个全景,发到作家釆风群,立刻引来几多回声:“真漂亮!”“什么地方?”“在哪里?” “来吧朋友们——”不过几分钟,三位美女作家伴着朗朗笑声翩然而至,其时,羞涩、矜持、腼腆的女子本色没有了踪影,只见诸位女神举着手机,四散开来,各取美景,“咔嚓—咔嚓—!我舒心行走在绿色广场步道上,一圈,一千六。

  清晨,作家们披着满山遍野的绿色收拾行装。轿车门外,一张张笑脸在为我们送行:“老师们,欢迎你们再来万掌山!”那笑脸,镶嵌在清翠欲滴的大山之颠,光彩夺目,沁人心扉,让人如痴如醉,沉静其中,感慨万千:万掌之绿,源自茶马古道的悠久绵长,更源自万掌山人始终践行梁希部长的豪言,长期奋斗,不懈努力,把河山装成了锦绣,把国土绘成了丹青!

  别了,万掌山;再见,万掌山!我一定会再来万掌山,来看你们的翠绿,来看你们的笑脸!

责任编辑:苏树芳
凡来源为“本站”或“今日国土”之类文章,未经《今日国土》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本站转载的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3323577/13691509505 QQ联系:970342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