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旅 > 文旅视界

遇见“宝云寺”

时间:2023-01-09 13:23:19  来源:今日国土  作者:康敏
分享到:

  春暖花开时节,我们一家老少到娲皇宫游览。到达目的地后,家人都急不可待地上山转游去了,我便陪伴着老父亲慢慢而行。走到停骖宫院内北齐碑刻陈列馆时,父亲看着两通碑头有些破落、字迹模糊的石碑,像是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兴奋地对我说,这两通石碑是咱们老家宝云寺唯一留存的见证物呀。我一听很是惊讶和不解,问是怎么回事?父亲深思片刻,给我讲起了宝云寺的前世今生。

  北齐武平年间,在村西建宝云寺,始称“木井寺”。它先后经历了北齐、北周、隋、唐、宋、元、明、清朝以及近代民国和建国后六七十年代,距今已有1450多年的历史。初始,宝云寺建在国都邺城(临漳)到陪都晋阳(太原)其一的古交线上,佛事活动日常频繁,从不间断。宋天禧年间,宝云寺经过重建,形成一门三院三殿规模,主体建筑气势轩昂,颇为壮观。其中,两通经文石刻的北齐石碑,竖立在大雄宝殿两旁,殿内正中左、右两侧各是高约4米的石佛站像,中间为泥塑释迦牟尼佛座像,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但因历代战乱,宝云寺也几经起落,遭遇过几次大的却难。蒙元统治时期,在华北、中原地区实施屠城屠村政策,造成了赤地千里人烟稀少的惨状,至今,仍有宝云寺百余僧人在后鬼沟被杀的民间传说。明、清时期,宝云寺经过几次修复,得以恢复原状,佛事活动也逐渐重回盛事,可后来的抗日战争时期,佛事活动又渐衰落。1943年春季,武安城一股侵华日军和伪军,顺木井川过往山西,到了青塔高观堂时,看到悬崖陡壁,以为无路可走,便返回到木井宝云寺住宿。第二天早起临走时,日伪军便将前院山门殿、天王殿放火烧毁,不少珍贵石刻雕像损毁或被盗走,场面惨不忍赌。至此以后,前两院再无人修复,石柱、石塔倒塌,院内杂草丛生,荒凉一片。只是后院大雄宝殿还算维持着佛事,但传经祷告活动已大不如前。

  我抬头望着一时无语的父亲,看得出很是伤感。问后来怎样了,他告诉我后来就更惨了,说着便离开此地,向已远去的家人追去。途中,父亲又断断续续地叙说起宝云寺后来发生的经历。

  1951年,全国开展“镇反运动”,宝云寺唯一留守叫提唯(化名)的僧人,以从事 “反动会道门”的罪行,被政府就地镇压。1966年开始“文化大革命”,进行“破四旧、立四新”运动,宝云寺更是遭受到毁灭性的摧残。院内的公社农中“红卫兵”们,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用大绳拉,铁锤砸,把大雄宝殿内两尊大佛石像推倒捣毁埋入地下,前后院许多石塔、石柱拉倒,石碑、石坛被挪作他用。此后,大雄宝殿院又先后被社办铁加工厂、拖拉机站、绣花厂占用。几年后,已经破败不堪的前两院,陆续被公社卫生院及社员盖房,后院大雄宝殿也全部拆除,梁檩木石被他人运走。几经折腾下来,宝云寺已消失殆尽,留给人们永远是心灵的痛。停顿片刻,父亲脸上露出了喜色,他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国家极为重视文物保护,县文物部门将仅留存的两通北齐石碑,抢救性的运来娲皇宫,在陈列馆内陈列供游人观赏。因为宝云寺北齐石碑刻经和娲皇宫摩崖刻经,是全县仅有的两处北齐经文石刻之一,即是研究中国佛教文化和校勘佛教史籍的重要实物资料,又是北朝书法艺术的精品,实乃是镇馆之宝。能在这里看到它安然存放,对我们这些与宝云寺有所牵挂的老人来说,也是一份极大的安慰。

  游罢奶奶顶,父亲关于宝云寺的话题也告一段落。返回下山的路上,大家指点着满山春景赞叹,也有谈论着参观娲皇宫的观感,我却无心欣赏,脑海里尽是回想着宝云寺的历来过往。我为家乡有过这么一片佛门圣地感到骄傲,又为做出那些令人不齿的恶劣行径愤恨。好在这两通北齐石碑,在这儿有了安身之地,我深感欣喜,它是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也是留给后人木井村曾经有过宝云寺的念想。

  回望渐渐远去的娲皇宫,陈列馆的遇见却无法挥去。我情不由衷地从内心发出呼唤,再见了,北齐石碑,我永远的“宝云寺”。(康敏/文)

责任编辑:苏树芳
凡来源为“本站”或“今日国土”之类文章,未经《今日国土》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本站转载的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3323577/13691509505 QQ联系:970342264